商鞅之死:怪不得别人,而在于他自己“咎由自取”_人

发布日期:2020-07-09 02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说起商鞅,可谓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秦国的强大,由他一手缔造,但他却一直在“自掘坟墓”;他创造了令山东诸国都闻之色变的“虎狼之军”,但他也死于兵败,被五马分尸;他制定了战国时最完备的秦律,培养无数兢兢业业的秦吏,但他却没有为自己留条后路,败在自己的法律上。为大秦奉献了一切的商鞅,又为何会被秦惠文王赶尽杀绝呢?

一、生于忧患,幸无昏君

秦国自西陲发迹,与当时周天子无力镇压的犬戎拼得你死我活,甚至死掉了好几任国君,才有了一块安身立命之地。纵观秦国历代国君表,不难发现:秦国只有夭折早逝的国君,几乎没有祸国败政的国君,为何?就是因为秦人一直处于战祸之中,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亡国,因此生于忧患的道理,秦人从出生开始便知道了。

秦国的国君大都贤明,不仅审时夺度,会制定和转变国家大策,同时也发掘人才。在大秦漫长的五百余年的奋斗历程中,国君善用人才,尤其是重用那些虽来自异国,但有真才学识的人,甚至许以高位,不看出身,比如流亡他国的由余、百里奚,都受到秦穆公的重要,在由余的帮助下,攻晋受挫的秦穆公正确调整方向,向西“益国十二,开地千里,遂霸西戎!”而在“五?大夫”百里奚的辅佐下,秦穆公对内“重施于民”,使得秦人安居乐业,外则“发教封内,而巴人致贡;施德诸侯,而八戎来服”秦穆公得以位列“春秋五霸”之一。

二、百年盛衰,献公不屈

秦穆公时,秦国强盛一时,尽管老对手已成日薄西山之势,然而自秦康公起,共公、桓公、景公、哀公都折煞于晋国,此时的晋国竟然重新恢复活力,眼看百年基业难以维持,秦景公就算再有不甘,也只得与晋国重修“秦晋之好”,但秦因此也被晋遏制,“向东不能出崤函,争南不能及巴蜀”,好歹这时的晋国有“六卿”乱政,秦国就这样苟延残喘着,踉踉跄跄的走完了春秋之路,静静等待下一次崛起。